第八十五章无量山

    不说中土掀起斩妖除魔的浪潮,且说慧法一路向北,穿过了崇山峻岭,终于来到了大理境内,这大理位于北宋南端,为北宋的藩属国,受北宋影响极深,大理国王室段式亦是汉人,非蛮夷之人,自大理国创始人段思明在此开辟基业,至今已经有三百余年,可谓国运昌盛,传承不绝。

    慧法来到一处大山,却见此处大山翠绿葱葱,崇山峻岭连绵不绝,慧法心中好奇,这山一看便是名川大山,灵气充裕,想来山上有武道宗门才是,便徒步上山。

    到了半山腰,却见有一凉亭,正有二个少年手中提着佩剑,一看就是习武之人,这两个少年一看到慧法,连忙起身,拔出长剑,指着慧法道:“不知大师何门何派,为何来我无量山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小僧不过山野和尚,今日路过此山,特上山前来遍览景色,不知二位施主是何门派?”慧法双掌合一,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有所不知,无量山已有主,我无量剑派在此山开宗立派已有一百余年,就是大理国主也是承认无量山为我无量剑派所有。”其中一个少年说道:“若是平常,大师要上山看风景,我无量剑派自然乐着领大师上山,只是这些时日我无量剑派正在大比武,不适合外人上山!”

    此山有武道宗门,慧法心中早已有所预料,所以并不吃惊,只是既然自己都上山了,让自己就这么回返,却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二位施主,不知可否允许小僧上山见见贵派大比武,也好涨涨见识!”慧法微笑地道。

    少年本能想要拒绝,开什么玩笑,宗门比武是何等大事,岂是外人可以观看,可是一出口,却不知不觉地说道:“自然可以,大师请!”

    两个少年忽然打了个冷颤,惊醒过来,浑身吓出一身冷汗,再看四周哪里有什么和尚,二人面面相觑,莫非是这些日子太过劳累,鬼使神差,产生了幻觉?

    慧法沿着山路往上,约莫一刻钟后到了山顶,山顶有着一块大平地,建有几座屋子,而前面空地上此时有三四百号人,这三四百号人分成三个方阵,彼此隔离开,形成一个大三角形,而此时三角形中,正有两人正在比剑。

    青光闪动,一柄轻钢剑倏地刺出,指向在年汉子左肩,使剑少年不等招用老,腕抖剑斜,剑锋已削向那汉子右颈。那中年汉子剑挡格,铮的一声响,双剑相击,嗡嗡作声,震声未绝,双剑剑光霍霍,已拆了三招,中年汉子长剑猛地击落,直砍少年顶门。那少年避向右侧,左手剑诀一引,青钢剑疾刺那汉子大腿。

    两人剑法迅捷,全力相搏。

    最终那中年汉子剑中少年左腿,少年腿下一个踉跄,长剑在地下一撑,站直身子待欲再斗,那中年汉子已还剑入鞘,笑道:“褚师弟,承让、承让,伤得不厉害么?那少年脸色苍白,咬着嘴唇道:“多谢龚师兄剑下留情。”

    一个方阵中,一长须老者满脸得色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东宗已胜了三阵,看来这‘剑湖宫’又要让东宗再住五年了!”

    方阵之中各自的领头人,虽然心中不甘,却也知道如今胜负已分,东宗明显胜出一筹,再这么下去也是输多胜少。不过输人不输阵,少不了话语相向。

    慧法渐渐明白,原来无量剑派在七十年前产生了理念分歧,于是一分为三,分为了东、北、西三宗,三宗祖师各自约定,每五年举行比斗一次,胜者居住无量山剑湖宫。

    说话得色的正是无量剑派东宗的掌门人‘左子穆’,那不甘心的道姑是无量剑派的西宗掌门‘辛双清’,另一个大汉则是无量剑派的北宗掌门人‘张岱’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个贵公子站出来道:“贵派叫做无量剑派,住在无量山中。佛经由云:无量有四:一慈、二悲、三喜、四舍。’这‘四无量’么,众位当然明白:与乐之心为慈,拔苦之心为悲,喜众生离苦获乐之心曰喜,于一切众生舍怨亲之念而平等一如曰舍。无量寿佛者,阿弥陀佛也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他唠唠叨叨的说佛念经,却是热起众怒,被打了一个巴掌,一张俊秀雪白的脸颊登时肿了起来,五个指印甚是清晰。

    那个打贵公子的少年刚想上前扶起,却见半空中飞下一件物事,缠住了那少年的手腕。这东西冷冰冰,滑腻腻,一缠上手腕,随即蠕蠕而动。那少年吃一惊,急忙缩手时,只见缠在腕上的竟是一条尺许长的赤练蛇,青红斑斓,甚是可怖。他大声惊呼,挥臂力振,但那蛇牢牢缠在腕上,说什么也甩不脱。

    忽然少年大叫道:“蛇,蛇!”脸色大变,伸手插入自己衣领,到背心掏摸,但掏不到什么,只急得双足乱跳,手忙脚乱的解衣。

    慧法顺着望过去,却见一棵树上,正有一个少女双手抓着蛇,笑嘻嘻的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,一身青衫,笑靥如花,手中握着十来条尺许长小蛇。这些小蛇或青或花,头呈三角,均是毒蛇。但这少女拿在手上,便如是玩物一般毫不惧怕。

    少女双脚一荡一荡,穿着一双葱绿色鞋儿绣着几朵小小黄花,纯然是小姑娘的打扮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天真浪漫的少女!”慧法哑然失笑,他一眼就看出,这少女虽然才十六七岁,但是却已经是进入八品武者之列,这等修为比之无量剑派的年轻弟子,却是胜过许多。

    至于那位精通佛法的贵公子,着实是一点武道修为也无。

    不过,慧法一眼就看出,那位贵公子富贵逼人,气运不小,在这般地方,恐怕是王公贵族出身,再一联想到刚才那出言称‘段公子’,想来这位贵公子是大理国王室之人。

    慧法暗暗摇头,大理段氏以武立国,方能压服大理的众多夷族,可这才过去多久,王室之人竟然已经有人不习武了,再这么下去,恐怕大理国灭,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。

摩斯国际电子洗码 体育足球竞彩 梦之城娱乐平台登录 名人游戏洗码佣金 最火的棋牌游戏平
天天365一分钟快三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登入 澳门金莎网上娱乐 ag视讯备用开户 u宝娱乐城
ek高返水日结 888集团游戏总公司 申慱开户网址 澳门TT赌场怎么样 麻将二八杠怎么玩
太阳城suncity最高返点 申博在线客服网上娱乐场 金沙游戏骰宝玩法 千亿国际娱乐网址